快捷搜索:

做好人生这道证明题

  笑看人世沧桑,落尽人间繁华,守一壶清池的浊酒,醉一分文字的温柔。总有爱会在文字里出现,总有恨在文字里遗憾,人海茫茫,想寻一份真爱让心彻底轰轰烈烈一番;想寻一份美丽让心涂抹上最绚丽的色彩;想寻一份安静让心在文字的世界里如花静悄悄地绽放。真爱,可遇不可求,当所有人都离开自己的时候,偏偏在这时候遇见了它。青春的雨季,斑斓而忧郁。那些剪不断,理还乱的情素缠着我的心,让我跌倒在泥泞的雨中。正当风雨交加、电闪雷鸣的时候,我看见了它,远方那朵在红尘中颤栗着娇小身躯的小花。花如娇娘,我如郎。两个都被世人所抛弃的人啊,总有那么一份同病相怜在相遇时产生共鸣的泪水,心有灵犀一点通,由怜生爱,花在风雨中哭泣,孤零零一朵,那朵花儿,如手指般大小,嫩嫩的,流泻着淡紫的荧光,雨滴打在它身上,却痛在我心里。我朝着它艰难的爬去,它朝着我含泪微笑,两颗受伤的心,再次碰撞出爱的火花。繁花落尽,君如磐石,唯爱这朵与我同命相连的小花。在它身上,我看到了自己,花一样的年纪,花一样的面貌,花一样的心灵,却要承受人世沧桑与命运的捉弄。花如歌德笔下为情自杀的少年维特;花如托尔斯泰笔下爱情交织的安娜;花如福楼拜笔下为上等人献身却惨遭抛弃的羊脂球。花如文字,文字如花,女人花开在红尘中,轻摆着摇曳的身姿,伸手将它捧起,嗅一阵它的花香,连同着它一起沉醉在风雨中。在无常的命运中沉浮,十年春秋两茫茫。那朵花儿早已谢了,命运这一次会将我交给谁?与花的缘分这一次又开启了心灵的另一扇门。 走进文海,心情的花儿再次绽放。惊叹,满园的花儿怒放着璀璨的生命,将彩虹般的颜色撒向每个文字爱好者心中。这里的花儿,如宫中的各种绝活出类拔萃的宫女。有的,善于将瑶琴来抚弄,将文字的韵律弹奏得妙如春花。有的,善于将绝世的首饰来打造,一支金色的珠钗在手,将文字的精致华美雕刻得活色生香,光滑璀璨。有的,善于将绝美的华服来缝制,一双灵巧的手,一根银色的针,无数斑斓的线,将文字的内蕴穿引得细细密密,无论哪位娘娘,穿起各自的绣袍,都相当合适得体。一首首朗朗上口的七绝,让人感慨它的字韵工整;一个个深情的现代诗句,让人不得不佩服作者的才情。散发着馨香的文字,引来蜜蜂飞舞,彩蝶翩翩。那一个个灵动飘逸的文字,像白雪精灵,在文字的天空下纷纷扬扬的洒落,洒落在你的发梢、亲吻着你的红唇、融化在你的指尖。真实、生动,有着像花儿一样旺盛而浪漫的生命力;迷幻、深刻,有着像花一样神奇而炫目的色彩。迷人而芬芳的花儿们,悄悄的融入我的生命,让我如沐春风,让我增长了知识,开阔了视野。只是,写作的路不好走,太多的花朵迷幻了我的眼睛,心神分散了,那些盲目的追求、不属于自己的热闹将我原本干净的心填得满满的,虽然不乏真诚与善良,可是心中也充斥了一些对文字虚幻的感情。文字的世界,太吵了,我安静不下来,在这个花园里有了属于自己的一片小天地,却不能自得其乐。花园的花太美了,我还来不及一一欣赏,就将自己掩埋在这片虚幻的美丽当中。将心中美丽的花儿栽种,一股脑儿的钻进了写作的死胡同,将一帘幽梦,轻轻拨开,少女的心事敷衍在轻浮文字中;将平凡的亲情,重复的抒写,玩弄在单薄的文字中;将一切毫无意义的唯美文字,费尽心思的挤弄,多少人看见了我的浅薄。焦躁的心情,培养不出美丽的花来,别人的中肯评价,无私的帮助,使我渐渐醒悟过来。美丽的花朵下,是他们真挚、热切的心,是他们一点一滴用自己的双手来打理心灵的呼声开出的光彩,是他们用不燥不戒心的态栽培出那些滴落着自己悲欢心情的七色花朵。文字如花,绚烂而夺目,用耐心与真诚去浇灌、用辛勤与汗水去栽培,不断的学习和改进,终有一天,自己也能开出一朵美丽的花来。

  一芳青草,一芳绿,一念执着,一念情。想不到多年以后,你还是你,我还是我,样貌没有改变多少,只是岁月的痕迹,风干了你我的容颜,留下了眼角的鱼尾纹,虽然是淡淡的,不化装的时候,却能仔仔细细看得清楚。岁月流逝,芳华不再,留下的是你我日渐苍老的容颜。无尽的相思,无尽的梦,还有多少个日子,我们能在一起相聚,还有多少年光阴,我们能相守相依,那些年,我们依然朝气蓬勃的自己,到哪儿去了?冥想、怀念、叹息、泪流。

  两年的时光,我的朋友圈好友从50个增加到358个,可试问自己,有多少人加了就没有聊个天呢?有多少好友是“用处”之交?有的是为了举办一次活动添加的,有的是为了拉一次赞助认识,有的是为了托干部盖个章而添加的……..我们越来越带有目的去识人,越来越为了“做事”而去添加好友,建立的情谊都是基于我们需要共同去完成一件事,各自获得自己的利益,而不再如小时候,因为我们相识,慢慢地我们才会共同有志于去完成一件事。我们的情谊,越来越走向了“重用”的阶段,朋友圈的朋友是在不断增多,“有用”的人际关系网是在越来越大,但,这就是大学给我们的朋友吗?同时,冷静地审问自己:当下这么多“朋友”,他们真的真正“有用”吗…。

  蝶儿张开双臂,拥抱阳光,阳光敞开胸怀,接纳蝶儿。好美,好美,翩跹的舞姿,温暖的阳光,不正是坚持信念后得来的吗?

  1927年大革命失败,中国的社会矛盾进一步激化。四.一二政变给朱自清思想带来极大的震撼,其思想和创作发生很大转折。他的作品不再限于日常生活的抒情小品,转向抨击现实丑恶的杂文。

  你爱月光,清辉冷艳,寒若冰霜,我恋旧的却是月华下,灯火阑珊,繁华尘世,若不如此,将来便没有任何理由打理千头万绪,放下种种去追寻你的步伐。

  他是个不善言辞的人,尽管多项荣誉集于一身,却没有一丝的得意与招展,那张憨憨的笑脸,那双打满了老茧的双手仿佛都在告诉你,他就是用这种无声无息的爱创造着尽善尽美的工作成绩。

  2014年你高二,高考压境,你第一次感受到了青春期的压力。腊月二十几号,你在街道上看到一条关于83届校友聚会的横幅,96年出生的你无法形容的出前辈们的这种同学关系,除了惊讶,你问自己20年后你会不会也有这么一场老同学聚会,那时候你又是什么样子。

  在网上发了一篇关于情感的文章后,网友的点评让我陷入沉思。他说我太过 温柔,为他人着想,但这样很容易受伤。有时候想的多了,..?

  是战国的骑士,是上古的仙人,还是多情的墨客。都不重要,我只是一个爱上漫天星河的人,在远处默默看着你.....。

  一天,一个盲人带着他的导盲犬过街时,一辆大卡车失去控制,直冲过来,盲人当场被撞死,他的导盲犬为了守卫主人,也一起惨死在车轮底下。主人和狗一起到了天堂门前。一个天使拦住他俩,为难地说:“对不起,现在天堂只剩下一个名额,你们两个中必须有一个去地狱。”主人一听,。

  我越来越冷,不过这难不倒我。我是着用跑步来保持体温。身子马上暖了起来。在跑动的过程中,我总是隐约看到前方有一个身影在穿梭,不知道他在干什么,好像很着急的样子,摔倒了好几次,每次都是很快的爬起来又继续。没一会儿他又不见了,我没有再去理会。 ­。

  “快走!”那个男生见她们还不动,发疯似的喊道。夏茜和璐璐只好离开了这座钢琴小屋,走上回家的路。夏茜感到很不甘心。“唉!”她叹了口气。

  最初的美,永远是最真的美,最善的美,在过去,在现在,还会在未来。最初的美,永远是最自然的美,最和谐的美,在梦中,在白天,还会在黑夜。

  早上,一阵又一阵的鞭炮声在我耳边响起,吵醒了我。在平常,我一定会在心里痛骂他们一顿——为什么要吵醒我?放假了,睡个觉也不行吗?而今天我却兴高采烈,一点也没有怪他们的意思,因为我知道他们和我一样,都在期待着新的一年的到来。不久后我就跟着爸爸妈妈一起去奶奶家,跟爷爷奶奶、伯伯婶婶、哥哥妹妹一起吃早饭。吃完饭后我和哥哥妹妹就向长辈们拜年。向他们拜完年后,我就跟着他们一起去表叔家拜年。到了表叔家,发现许多亲戚已经来到了。这时,热闹的气氛充满了整个屋子,都变得温暖起来了。随后大人们互相拜着年,小孩们追逐打闹着,年味溢满了整个屋子。

  他们家境平平,去海峡对岸台湾念书,北漂学汽车美容,南下在车间学技术,在街头卖唱,送外卖,开餐饮店。她们没有停下努力,他们没有因为平庸放弃把自己变好。

  1920年修完课程,北京大学哲学系提前毕业。毕业后,先在杭州第一师范,后回到母校江苏省立第八中学(今扬州中学)教授国文、哲学,并任教学主任。继续参加新文学运动,成为文学研究会的早期会员。还参与发起新文学史上第一个诗歌团体中国新诗社和创办第一个诗歌杂志《诗》月刊等工作,支持由青年学生组成的湖畔诗社及晨光文学社的活动,为开拓新诗的道路付出了辛勤的劳动。

  街道边的积雪在灯光下白白如皑,仿佛是经久不散的思念,在这个季节冷藏。我戴着帽子,裹着围巾,穿着厚厚的羽绒服。陈小霞围着围巾,头发被风吹得有些凌乱,双眼无神的散漫的走着。

  “领导,既然我们的工作基本都是从假设开始的,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这么分析”小田继续说到“首先,我们假设江西的怪物为赤莲力神,不管从传说还是现实形态中都很符合,那么我们可以把眼前这个怪物假设为绿稚剑神,同样不论传说还是现实形态也是一样符合。这样来说昆仑山脉在远古时候似乎是这累生物聚集之地了,当然,这样分析是很勉强的,主要是两者生成的途径不一样,江西的怪物是病毒感染所导致,而这边的怪物却是失踪村民所变化,并没有分析出身上有什么感染病毒之类的东西,更像自身发生变异,如果两种怪物出自一个体系的话,这样不同的生成形式就不合逻辑了。

  茶香愈浓小时候,在爷爷奶奶家,每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最爱做的一件事便是看着奶奶泡茶。看着茶叶在热气腾腾的水中舒展,缓缓的升降,有时还。

  一辈子到底有多久?一辈子这三个字说起来容易,谁又能一辈子陪着谁呢?也许所谓的终生陪伴只是一个人的念旧情怀罢了。

  去年11月份,一个好知己,因为工作有一段时间没有联系了,突然有一天,她打电话给我说她要结婚了,结婚地点在某某,到时候一定要去吃她的喜糖。我当时听了既惊讶也充满深深地祝福,她比我小一岁,从小学到高中要么再一个班要么就在同一所学校。当年那个开朗活泼的女孩现在就要结婚了,瞬间觉得恍如隔世,感叹时间的残酷。她和我聊了很多,除了说说两人所发生的趣事之外,就谈到我的终身大事了,她调侃我太老,还不结婚是不是要出家当和尚,好把机会给其他单身狗,做个活雷锋。可是一顿笑话过后,话锋急转,变得语重心长,就像过来人教导一个懵懂的少年怎么去谈恋爱:缘分到了就好好珍惜,该结婚就结婚,油盐酱醋茶的日子人人都要经过,不求大富大贵,平平淡淡,普普通通才是真。

  美国科学家爱迪生说过: 我的人生哲学是工作,我要揭示大自然的秘密,并以此为人类造福。我们在世的短暂一生中,我不知道还有什么比这种服务更好的了。

  3月26日晚,一如既往的安静的操场,伴随着微风,晚自习后更是鲜有人迹,只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围着操场奔跑。犹豫了很久,我走上前去,追随着她的背影靠近,风中夹杂她的发香,并排,超过。意料之中的止步回头。女生反应不及,果不其然的撞到我。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额,我说的是我。(我靠。自己居然倒了,说好的英雄救美呢)更尴尬的是我居然拉着她一起倒下了。心想完了完了,还告白呢,没被骂就不错了。一脸通红。“对不起对不起,真不好意思,我没想到你就在后面,我的错”说完可劲的鞠躬抱歉,就怕留下坏印象。意外的是那个女生也没有那么生气。也只是爬起随口应了句“算了,我没事。”说完便从绿茵场上走向门口。

  同学们,我今天讲了三句话:努力要趁早,和时间赛跑,做好人生这道证明题!请你们好好琢磨这三句话,从现在开始,从内心开始,行动起来:努力用时间来证明自己可以获得美好的人生!

  世事无常,人总在不断失去与得到中徘徊,在此中多少英才就此沉沦。他们迷茫,他们不知所措,面对生活早已不复当初的热情。为什么呢?

  总之,罗胖申音分家之后,申音在罗辑思维作为管理者的位置就空出来了,罗辑思维急需高瞻远瞩的管理型人才加进来。罗辑思维最早的两个创始人--罗胖和吴声,都把用目光投向了当时已经在罗辑思维混得很熟的企业咨询大牛李天田,江湖人称脱不花妹妹。

  在阳台吹过来的徐徐暖风中,我完成了《且听风吟》,也是最后一篇《彼岸流年》。至此,《彼岸流年》已经完成了100句,13000个?

  最初,不在梦中,不再白天,也不再黑夜,或许是梦中的黑夜,白天的白天,黑夜的梦中;有或许在梦中的梦中,白天的白天,黑夜的黑夜。其实就是最真实的事物,而不是虚幻的东西。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